(第一杯) 哔哔哔…… 厨房中的红灯亮了,电子钤声响个不停。 小美停下手边的工作,按下红灯,听到干咳的声音……..。 (是二楼的主人) 小美向着 ...
阿虎恶狠狠对阿杰说:「借你漂亮的女友来干,干完就还给你,你没甚么损失,如果乱叫, 说不定明天报上有对情侣裸尸。」 阿杰衡量着:「叫我跟这3个孔武凶徒拼命,铁定真会要 ...
天下之大,正是无奇不有。有些事情,我们看来荒谬怪诞,不合伦常,但在另一些民族会认为是天经地义,不能违反。我曾有过一两件这样的经歷,说出来一定会说我凭空臆造而又心理异常。我说出来, ...
其实我与三嫂嫂白盈是很熟悉的,在考大学前她辅导了我好几个星期。 记得有一天因天太热,她穿了一真丝的白色薄长裙,里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见。坐在我旁边给我辅导,在她低头写字的时候,我从她那宽松的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 ...
那天休息,晚上几个好友相聚,由于好久未见面分外慇勤。 弄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。 小第不胜酒力我有点招架不住了。 呵呵。 酒过三巡各位兄弟的话匣子酒打开了。 无非就是风花雪月,一提这事大家都来了兴致&#1229 ...
我是一个实习护士。 有一天,因为是看诊的休息时间,医院里根本没有病人的时候,我开始进行诊察室的清洁工作。就在这个时候,有一个平常就令人感觉到十分亲的病人走入诊察室。因为他的外形及服饰都十分洒脱,令人不知不觉 ...
陈小姐的初夜 最近由于系上有较多公务要忙,于是就请了一位工读生,她叫做陈嬿妃,二十岁左右,还在大学里唸书,长的不错,身材也不错。她主要是负责办理系上图书馆方面的事务。 有一天九点半,大部份系上 ...
下午两点,我还在电脑前绞尽脑汁的构思着杂志社急催的稿子。 虽然杂志社说让我别急,但电话里急促的口气简直就是在说:「快吧稿子交上来,不然以后就别到我们这投稿了!」有人敲我的门,我没有搭理&#12 ...
我喜欢叫那样的女人跪在面前,像对奴隶似的对待她。 冰高小夜。小夜应唸成 Saya,而非 Sayo。 住的新宿二丁目附近有家烤肉店,我曾和烤肉店老爹谈起 AV。老爹离婚了,目前单身。 &#123 ...
我阿正26岁跟我朋友小陈相识已经10几年了,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小陈有位大我们4岁的姐姐,我都称唿他为大姐大姐已经结婚3年了,她老公也跟我很熟,因为我也常常会跟姊夫出去鬼混,第一次去半套的油压也是姐夫带我去的, ...
Top